农业农村部:“三无”生猪就地就近隔离观察15天


CNN报道援引印度新德里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阿伦·库玛(Arun Kumar)的话说:“他们是无组织工作者,不上班就没有报酬……与富人不同,他们没有钱囤积物资。”

国际乒联暂停6月30日前所有赛事 冻结3月世界排名

确诊人数快速增长 “罗斯福”号前往关岛隔离

贫民窟居民无法保持社会隔离的另一大原因是他们需要工作。BBC报道援引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数据显示,印度至少有90%的劳动力是在非正规部门工作,包括保安员、清洁工、人力车夫、街头小贩、垃圾收集者和家庭帮佣。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病假,带薪假或任何保险。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依靠现金收入来满足日常需求。

全国封闭令让印度成千上万的日薪工人因难以为生不得不回到家中,又因封闭令不得不徒步回家。据《卫报》报道,那些蜂拥而上,试图登上回家巴士的工人因违反了“社会隔离令,还会遭到警察殴打。

安妮这是在向马克思致敬。后者曾说,一切伟大的事变与人物都会以悲剧和笑剧先后出现。在印度,本着解决问题的措施带来了更多的问题,这一教训一再上演,却让人笑不起来。

部分分析人士指出,令政府措手不及的大规模返乡反而可能导致疾病传播到印度腹地。据印度媒体Livemint 3月26日报道,印度前农村发展部长萨克森纳(N.C. Saxena)说:“如果政府希望这些人(外出劳工)能留在原地,那么政府应该在这些人所在的邦组织起某种支持系统。应该对人数做评估,提供免费餐食并为他们提供社区服务……政府还应该安排运输计划。”

随着事态恶化,印度各邦政府开始安排交通、住房和食物。但据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31日报道,交通安排成了另一场“噩梦”。在德里一个巴士终点站,成千上万的工人挤上每一辆过来接他们走的巴士。

The Wire发起人悉达思·巴蒂亚(Siddharth Bhatia)在评论文章中言辞激烈地批评莫迪政府,称其“没有筹划,也没有人性”。2016年莫迪政府的“废钞令”事件与2019年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所引起的连串冲突似乎都能为这一判断提供注脚。

莫迪宣布封闭令时, 印度官方统计的确诊病例尚未突破500,这让该政策多少显得“果断决绝”,联合国方面也对此表示欢迎。据联合国新闻网站3月25日报道,联合国驻印度协调员雷纳塔·德萨利安(Renata Dessallien)对莫迪的封闭令表示欢迎,也对莫迪呼吁印度人民保持“社会隔离”一事表示赞许。